您的位置 : w88登录|w88下载 > 灵异 > 抬棺灵匠

更新时间:2020-12-22 11:36:10

抬棺灵匠

抬棺灵匠 半根黄金叶 著

连载中 唐关秦度灵

小说主人公是唐关秦度灵的小说叫做《抬棺灵匠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半根黄金叶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,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,真的超好看。下面是小说介绍:打小我就知道,我们老唐家祖宗三代朝上都是抬棺的,我阿爹干这个,我阿娘干这个,也都是因为抬棺丢了性命。阿爷不愿意让我在接这个造孽的行当,哪怕拼了命也想帮我把这事儿给遮掩过去,但我还是违背了他老人家的愿望,走上了抬棺的路。不为别的,就为了当初阿爹阿娘死的时候抬的那口棺材还没下葬......我必须要完成它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在听说村尾王大彪死了的消息之后,整个李家寨的人都欢腾起来。

十里八村的村民们个个手中举着鞭炮,手舞足蹈的走出家门,走上大街,打锣的,放炮的,跳舞的,那股子热闹劲儿比逢年过节还要喜庆三分。

起初我十分不理解。

因为在我看来王大彪不过是个面容阴沉,成天只知道拿着磨刀石磨刀的干瘦小老汉而已,听说他年轻的时候是我们这一片出名的刽子手,曾经砍下过不少人的脑袋。

他生的可怖,白日里都能吓哭小孩。

所以整个李家寨的人没人愿意和王大彪来往。他家本来是最村东头最热闹的地方,渐渐的就搬到了村尾,没儿没女的,日子过的孤苦伶仃的。

虽说都在同一个村儿里住着,平日里白头不见低头见。

但说实话,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王大彪的真面目了,只是偶尔凌晨夜半的时候会听到村尾时不时传来的沙沙沙的磨刀声,才会偶尔想起村里竟然还有这么个人存在。

王大彪不招人待见,这我很早就清楚。

一是因为他曾经刽子手的身份,二是因为他的戾气太重,一个名字就能吓哭孩子,一句话就像是晚上刮起来的那一阵阴恻恻的风。

村儿里的老人们常说,王大彪这辈子无儿无女,怕是只有鬼才能和他作伴儿。

而现在呢,王大彪死了。

我怎么也琢磨不明白为什么死了这么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会让整个村子里都敲锣打鼓,沸腾起来。

这是丧事儿,不值当庆贺。

于是我拉着阿爷的手,想问一问清楚。

但我万万没想到,一向慈眉善目的阿爷暴怒冲天,劈头盖脸的抽了我一巴掌,然后瞪着眼珠子告诉我不该问的别多问。

紧接着,阿爷一屁股坐在门槛子上,他冷着一张脸皮盯着村尾的方向,愣是一个下午都没挪窝。

我总觉得阿爷的眉头里好像藏着什么心事。

于是,我捂着通红的脸,看着阿爷,却不敢哭出声来。

当天夜里,老村长带着几个村民踩着夜色悄悄的进了我们家。

我睡的迷迷瞪瞪的本来不知道这回事儿。

可不知道怎么的,只听到阿爷住的西间里头爆发出一阵剧烈的争吵声,我拨开帘子悄悄的瞅着,便见到阿爷手里头的拐棍重重的柱在地上,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。

“姓唐的,你别不识抬举,我们这一次可不是来求你,只是看在同村儿的份上通知你一声。你应该清楚,你们老唐家打祖宗那辈儿起干的就是这行当的活计,吃的就是这碗饭,由不得你来反驳。”

“姓王的死了,这几十年的戾气要是不消下去,葬了土,整个村儿到时候恐怕都要跟着一起陪葬。我们好不了,你们爷孙俩也别想好过,别到时候撕破脸,坏了和气。”

老村长梗着脸,一改往日的亲近模样,他身旁的几个村民也是摩拳擦掌,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。

“你唬老子?老子干了这一辈子的活计,你们是瞎了眼不成?十五年前唐关他爹是怎么没的?七年前他娘又是怎么没的?你们这群人良心都被够吃了,心里没点数?”

“老子一共就那么一个儿子一个儿媳哇,就是为了你们这群不开眼的牲口生生给折了进去。你们若是要我这条老命,我活了八十多早就活够了,要就给你们。他王大彪有怨气,让他来找我,想要让我带着唐关去抬棺,门都没有。”

“你们要是非得得寸进尺,偏还要搭上我孙子,信不信我跟你们一拍两散?”

阿爷咬着牙,瞪着眼,口水天女散花是的喷出去都要喷到了老村长的脸上。

戾气很重。

说实话,那天是我头一次见到阿爷发火,他张着漏风的门牙数落着老村长和一众村民,完全不给半点情面,甚至连八辈祖宗都没拉下,给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我生生看着老村长手上的青筋爆了出来,他盯着阿爷看了半天,本来和睦的关系闹的很僵,不欢而散。离开的时候,老村长和我撞了一个满怀。

他阴沉着脸拍了拍我的肩膀,眼珠子绿油油的,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那表情我真的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
第二天,阿爷就病倒了。

我根本无法想象昨天还能指着老村长他们的鼻尖子破口大骂的阿爷,不过是只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,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精气神是的,仿佛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他眼窝深陷,本来就没二两肉的腮帮子上更是瘦成了皮包骨头,他攥着我的手,甚至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那模样像极了搁浅在浅滩边上鼓着眼珠子在遭遇暴晒的鱼苗子。

我看着阿爷扑在床前头泪如雨下,趁着阿爷睡着了的空档,走出了家门直接去了老村长家。那时候是下午,可村长家里却捂的严严实实的。

“唐家老大,你来这干啥?”

见到我上门,老村长愣了一下,斜着眼睛望着我。

“村长,你和我阿爷说的那事儿,***!”我攥着拳头站在老村长身前头直接表明了来意,闻声,屋里的村民都愣了一下,好像根本没料到这话儿会从我口里边说出来。

“别扯淡,你阿爷还没死呢,这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扛。”一个村民剔着牙,斜眼瞄了我一眼。我十六岁,没满十八,但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眼里头的不屑。

“这事儿,***!”

我捏了捏拳头,直视着村长的眼睛,继续开口道。“我知道你们找阿爷到底是什么事儿,也知道这活不轻省,但为了阿爷能多活两年,这事儿我愿意干。”

“我们老唐家往上数三代都是干的抬棺的活计,你们用不着瞒我,我早就知道,更知道咱们这村里儿没一家省油的灯。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把你们那些个下三滥的手段收起来,我阿爷要长命百岁,不值当因为这个折寿。”

我盯着老村长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我年纪不大,今年才十六岁。

但我又不是傻子,怎么能不清楚我们村子,我们家的特别之处?以前我不说,有阿爷照顾我,他也从来不和我说这一些事,但有些人注定是要吃这一行饭的,比如我。

何况,如今阿爷眼瞅着都要不行了,我如何能坐视不管?

我很清楚阿爷的意思,他不愿意让***,怕我沾上这行晦气,我们家吃了太多亏了。

阿爹死了,阿娘也没了。

事到如今我顾不得那么许多了。

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爷死,哪怕我知道阿爷不会同意我进门,进了门,再想要出去,那可就难了。

老村长和村民们对视了一眼,似乎很诧异这话儿会从我嘴巴里说出来,随后他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,直到屋子里都是熏熏的烟气这才拍了一下桌子。

“成,唐家老大,这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“你阿爷的咒,我们解了,等这事儿了了,老头子我亲自到你阿爷面前磕头认错。不过王大彪下葬这事儿,你不能拖。”

“今天,就在今天,王大彪必须下葬。”

老村长转过头,望着我,他伸出一根手指,做出了最后的决定。

他这是给我下了死命令。

我点点头,没说话,扭头就走出了村长的屋子。

阳光很温暖,空气也不错。

但我却觉得今天下午的天却是无比阴沉沉,似乎我的周围有股窒息般的沉闷龙罩着我。

等我回到家里头的时候,阿爷的气色已经好多了,虽然还在昏睡当中,但起码脸上的死气已经没有了。

我沉默的坐在阿爷面前,一坐就是两个小时。

随后,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砰,砰,砰的一连磕了三个响头,鲜血顺着额头流淌进嘴角,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,我紧紧的抿着嘴唇,抬脚就走。

我知道,出了这个门,我究竟要去做什么。

抬棺。

打今儿起,我就要接过阿爷的班,成了老唐家新的抬棺灵匠了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