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w88登录|w88下载 > 穿越 > 魔尊狂宠:绝色炼丹妃

更新时间:2021-03-06 11:34:17

魔尊狂宠:绝色炼丹妃

魔尊狂宠:绝色炼丹妃 古壹 著

连载中 苏容凌允其

高质量小说《魔尊狂宠:绝色炼丹妃》由著名作者古壹最新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苏容凌允其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在她事业爱情丰收之际,一场意外,令她穿越到异世,附赠神秘空间秘境,修炼逆天神决。异鼎在手,丹药不愁,神兽萌宠,赶都赶不走。太子未婚夫?退了!随便就能捡个美男做跟班,却遭追求。“喂喂,你别过来,再过来我死给你看。”“就算死了我也要得到你的尸体。”“我......我自爆!”某男大手一挥:“你觉得你有这本事在本尊面前自爆吗?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,轮回万世,我也会找到你,到那时,你再也逃不脱我的手掌心!”

漆黑如墨的空间里,似呢喃,似祈祷,更似召唤般的声音,如魔音般一遍遍地回荡着,带着穿透空间的魔力,直达苏容内心深处,甚至连灵魂都因为这句话而颤抖着。

苏容浑身一颤,从梦中惊醒,全身冷汗直冒。她睁着一双迷芒的大眼睛,愣愣地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。良久,她才坐了起来,打开床头灯,揉了揉酸胀的眉心。

原来,只是个梦!

“铃铃......”忽然,床头柜处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惊了一下,愣了几秒,似乎才反应过来,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,微眯着眼看了看,才刬了接听。

“宝贝容儿,醒了吗?记得六点的飞机吗?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电话刚接通,手机里便传来了一道磁性却温和的声音,声音里带着一贯的宠溺。

“允其呀,知道了,刚醒呢。我一会自己打车过去就行。”苏容回过神来,放缓了声音,略带迷糊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软懦,听得那头凌允其的心都酥了。

“好,那我在机场等你。别急,现在才五点呢,慢慢来。”

电话那头,俊朗的男子一边换衣服,一边拿着电话温声说着,俊逸的脸上扬着甜蜜的笑容,一想到心爱的女子终于答应陪他出游,并且愿意将自己交付,他悬了多年的心总算定了下来。

“嗯,那我先挂了。”

苏容再次揉了揉眉心,挂了电话,望着手机愣了几分钟,才从床上爬起,手脚麻利地换衣服梳洗,一刻钟后,整装待发,拿起昨晚就收拾好的背包,急匆匆地出了门。

她,苏容,今年刚好三十,而明天,将是她三十岁的生日。她是一名特警,一生酷爱着这份事业,婚姻大事一拖再拖。

凌允其,她的高中同学,一名出色的商人,两个人可以说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的人,可是,从高中时期开始,他一直紧追在她的身后,她上大学,他为了离她更近些,选择了与她同一城市的商业大学。

每个周末,不管她愿意与否,必定会准时出现在她的身边,为了更接近她,他甚至去学了他最不喜欢的格斗技巧,就为了能与她有共同语言。

可是,不管他做得再多,她始终事业至上,直到今年,她升上了特警组的组长,才终于回应了他的付出,两人约定,在她三十岁生日的时候一起出游,彼时,她愿意将自己交付给他。

为了这一天,他精心策划着旅游路线,更是早早就订好了机票酒店,生怕她反悔。

苏容到达机场时,天色已经微微发亮,凌允其早已经静候在机场入口,引颈长望,一见她下出租车,忙迎了上去。

“你来了。”凌允其一边帮她关上车门,一边接过她手里的背包,大手拉住她略显粗糙的小手,笑得温和宠溺。

苏容微微点头,两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两人的行李并不多,每人一个背包而已。凌允其拉着苏容的手,英俊的脸上扬着温润的笑容,两人无声地往机场入口走去。

两个多小时后,两人便到达了目的地。苏容虽然是特警,但工作之外的时间她却特别喜静,所以,这次凌允其还是很花了一番心机,才找到这处江南水乡,古镇。

两人寻到原先订好的酒店,酒店也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物,只是,里面的设备却很现代化,电视,电脑,网线,热水器等一应俱全。

静下来后,面对着凌允其的含情脉脉,苏容突然有点不知所措,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,远眺着外面的古镇,忽然开口道:“允其,陪我下去走走,好吗?”

“好!”凌允其走到她的身后,双手环住她壮实却纤细的腰身,下巴轻抵在她的肩上,这一刻,在苏容看不到的眼里,盛满了温柔缱绻的宠溺。

两人十指紧扣,牵手漫步于这处处风情,古色古香的小镇上。

此时的古镇上,人不算多,却也热闹,古色古香的建筑物,古色古香的衣物用品,倒让一直好打好动的苏容彻底安静了下来,望着眼前的一切,不知怎么的,她的心里莫名的一阵悸动。

“咦?!”忽然,苏容停下脚步,她的目光被旁边路边摊上的一道光吸引住,惊咦一声。

“容儿,喜欢什么?”细心的凌允其马上蹲下了身子,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路边摊上的东西,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,都是一些地摊货,以他们的身份与眼光不应看得上这些物件才是,不由好奇地侧头问同样蹲了下来的苏容。

苏容没有说话,而是愣愣地看着角落里的一件小东西,不知为何,路过这里的时候,她感觉似乎有一道声音在呼唤她,她的目光,不自觉的顺着心中的感觉看向了那个角落。

摆摊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,穿着普通,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得聚精会神,一听凌允其的声音,忙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来,腼腆地笑着道:“两位哥哥姐姐,可有喜欢的?”

苏容指了指离她有点远的角落里的一件小东西说道:“麻烦把那个小镜子给我看看。”

“呃——”男孩明显愣了愣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个,姐姐,这个镜子是我妹妹捡到的,不值......”

“没事,你给我看看,就是买个喜欢,不会亏了你的。”苏容勉强的笑了笑,此刻的她感觉心中的那股渴望特别的强烈,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徒步多天严重缺水看到水的感觉。

“好......好吧!姐姐你喜欢就拿去吧。”男孩一边僵笑着,一边将小镜子递给苏容,还以为终于可以卖出一件东西呢,却不想......让他味着良心非要把捡来的东西当商品买出去他实在做不到。

苏容微微颤抖着手接过了那面小镜子,镜子真的很小,只有婴儿巴掌大小,入手温润,不像时下的那种玻璃镜,更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的,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感觉,镜面光滑如玉无滑痕,却暗淡无光,就连画像都很朦胧,就像镜面上被覆上了一层膜一般。

但苏容接过的时候,分明感觉到镜面上一闪而过的一道白光,之前也正是这道白光吸引了她。她怔怔地看着小镜出神,似乎有一道召唤透过小镜从遥远的时空传来,隐隐约约,断断续续,竟然令她的心莫名的烦躁起来。

凌允其见她实在喜欢得紧,忙拿出钱包抽出两张百元炒票递给那个男孩,笑着说道:“给你,不用找了。”

“那个......不用这么多钱......”

“多少钱都难买我未婚妻喜欢。收着吧!”说完,拉着似乎魂不守舍的苏容离开了摊子。

“谢谢!谢谢!”男孩眉开眼笑地接过钱,他做梦都想不到,妹妹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一面小镜子,竟然卖了两百元。

“容儿,累了吗?我们去那边坐坐吧。”凌允其体贴地给她擦拭着额上的汗珠,拥着她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凉亭走去。

“好。”苏容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望,不知怎么的,心里的那份悸动越发明显,似乎会有什么事发生一样。她微微蹙眉,望向身边笑得一脸满足的男子,紧了紧手中的那面小镜子,终是强自压下心底的不适,柔声应道。

两人十指紧扣,朝着那处亭子走去,亭子似乎有些年代,有些年久失修的感觉,亭子的另一边,围着一圈低矮围墙,中间,一口孤独的古井静静兀立,竟然让她没来由的心中一痛。

不由自主的,她轻挣开了凌允其拉着她的大手,慢慢的踱步往古井走去。

这口古井,应该已经年代久远了,似乎是一口荒井,井口上布满青苔蜘蛛网。井口旁边的地上,刻画着一些她看不懂的神秘复杂图案,图案似乎散发出久远而令人心悸的力量一般,看着就能让身为特警的她心里一阵悸动。

她紧蹙着眉头,慢慢踱步走上那些图案,边走,边感受着心里的那阵悸动,边打量着地上的那些复杂图案。图案的年代似乎很久远了,有些看不太清楚,却散发着一股洪荒的远古力量,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着看着,竟然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她走得很慢,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
凌允其注意到了她的神情,一时不明所以,高大强健的身躯大步走过来,调倪道:“容儿,怎么了?那口井有什么问题吗?不会是又被你发现了什么特别的案子吧?”他了解她,只有遇到案子,她才会这样的严肃认真。

然而,苏容却似乎没有听到一样,微微抬了抬脚,又朝古井踏近了一步,似乎,在那口古井里,有着什么在召唤着她一样,让她不由自主的走近,走近,再走近。

凌允其大踏步走来时,谁知,抬起的大脚即将踏进地上刻画着的图案时,那原本陈旧的图案却突然散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,将他抬起的脚弹了回去,整个人倒飞出去,远远地摔落在地。

“啊......不......”凌允其惊恐地瞪大双眼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顾不上屁股上的疼痛,一个鲤鱼打挺起来,疯了一般朝着那口古井冲去。

就在刚才白光大发之时,本在缓缓走近的苏容,手中的那面小镜子发出一道强烈的白光,与井边暴发的白光相互呼应,同时,她的脚下似乎被什么拌了一下般,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古井中载去,明明是那么小的一口井,她却横着向下倒去,昏迷前,只听到凌允其不可置信的惊呼。

待到凌允其靠近的时候,再也没有了刚才阻止他的白光,一切都已经静止了,静止到,就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。他不敢置信地弯腰从井口望下去,深不见底的井里却什么也看不见,甚至,连一点点她的气息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像,她从来不曾来过一般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